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魔法校園小說 » 星辰變 »  第四十四章 惱羞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四十四章 惱羞

小說:星辰變作者:我吃西紅柿
返回目錄

    第四十四章  惱羞

    “蓬!”

    五個拳頭實實地砸在五張臉上,鼻骨斷裂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鮮血飛濺開來。鵬魔皇、禹皇、玄帝、敖枯、流圖五人臉上都被砸的開了血花。

    九個青帝忽然融合在一起,化為了一個青帝。

    青帝淡笑著看著鵬魔皇幾人:“宗延,豐禹,玄曦你們幾人在此搗『亂』,這一拳也就算是懲罰吧,希望你們幾人知道進退,否則……我并不介意剛才的拳頭再重些。”

    那碧綠『色』水幕完全收入了青帝體內,鵬魔皇幾人被解除了束縛,可是沒有人懷疑,青帝可以再一次直接束縛住鵬魔皇幾人。

    秦羽、松石仙帝以及后面趕來的龍皇、敖無虛、大猿皇等一大群人,都看著遭到羞辱的鵬魔皇五人。

    鵬魔皇五人幾乎一瞬間便修復了臉上傷勢,可是剛才那一幕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呼!”

    鵬魔皇的胸膛如同風箱一樣猛地吸一口氣,臉『色』一瞬間變得醬紫,眼神更是如同要吃人一樣。怒氣之強,場上所有人都感受得到,羞辱,從來沒有過的羞辱,鵬魔皇的確到了極致。

    “青帝,你果然厲害。”鵬魔皇緩緩噓出一口氣,醬紫的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禹皇、玄帝夫妻二人臉『色』也難看的很,只是他們都沒有出手,因為他們剛才已經感受到和青帝的差距了,如果要出手,根本是自取其辱而已。至于敖枯和流圖,站在鵬魔皇身后根本不說一句話。

    “秦羽。”禹皇目視秦羽,“有本事……一輩子呆在青帝身邊。”

    隨即禹皇冷冰冰道:“池青兄這么多年苦修果然了得,在你面前,我連移動的能力都沒有,豐禹自認不如,池青兄厚賜的這一拳我也沒臉面參加你的宴席了,這就告辭……”

    話沒說完,鵬魔皇便『插』話了。

    鵬魔皇看著青帝:“青帝,修煉這么多年,你的功力竟然達到如此地步,我現在發現……有一件事情我想錯了,錯的很離譜。”鵬魔皇眼中透『露』著邪異,瞥了旁邊的秦羽一眼。

    秦羽眼睛不由瞇起。

    “宗延,你想說什么?”青帝淡然說道。

    鵬魔皇宗延卻是看向龍皇、大猿皇:“敖方、孫猿,我們妖族三皇,原本以為靠傳承寶物可以傲視仙魔妖界了,我對那『迷』神殿一直很不屑,只是沒想到當初池青在『迷』神殿得到的那件寶貝,可以讓他功力提升到這個地步。看來這么多年來,我們瞧不起『迷』神殿神器是錯誤的。”

    秦羽、松石仙帝以及周圍聚集的越來越多的帝級高手都驚呼起來。

    原來青帝如此厲害,是因為『迷』神殿的神器啊。

    “什么?青帝去過『迷』神殿?”禹皇震驚道,玄帝也是一臉難以置信。在禹皇和玄帝的記憶中,青帝從來沒有去過『迷』神殿,甚至于也沒有爭奪『迷』神圖卷。

    “對,我是去過,只是那是數千萬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和另外三名仙帝高手一同去的,而那個時候,豐禹、玄曦你們在仙界也只是一個小人物而已。”青帝淡然說道。

    禹皇、玄帝相視一眼,心中都有些羞怒。

    他們感到自己在青帝面前,就好像一個嬰兒在一個成年人面前一樣。數千萬年前彼此差距那么大,到如今……差距依舊大的很。即使他們都是九級仙帝了。

    “青帝有如此成就,這一切都是因為『迷』神殿,而探索『迷』神殿最重要的寶物‘『迷』神圖卷’如今就在秦羽身上,秦羽……希望你將身上的『迷』神圖卷藏好了,我估計會有不少人會搶你那『迷』神圖卷的。”鵬魔皇一副好心囑托的模樣。

    秦羽臉『色』一寒。

    “這個陰險的混蛋。”秦羽目光朝四面八方一掃,此刻聚集周圍的過百名帝級高手,絕大部分人看向秦羽目光中都透著一絲心動,“鵬魔皇這么一說,估計打『迷』神圖卷主意的人更多了。”

    而就在這時候……

    “鵬魔皇,『迷』神圖卷果真在這秦羽身上?”圍觀的一名黑衣老者忽然出聲說道,這黑衣老者面目模糊,身體周圍自然散發著一種寒意,其他帝級高手不由自主地和他保持距離。這老者便是魔界的一名隱士高手,功力達到了九級魔帝!真正實力沒人說的清。畢竟銀花姥姥的例子在前,這些隱士的實力最難講了。

    鵬魔皇轉頭看去,看到這黑衣老者,當即眼睛一亮說道:“那是自然,如果秦羽沒有『迷』神圖卷,當初禹皇他為什么耗那么大力氣追殺秦羽呢?豐禹兄,你說對吧?”

    禹皇和鵬魔皇對視一眼,也微笑道:“正是,如今這個秘密我也不隱瞞了,『迷』神圖卷的確在秦羽身上,不單單是『迷』神圖卷,連萬獸譜也在秦羽身上。”

    注目!

    過百名帝級高手同時朝秦羽看去,目光隱隱有著一股熾熱。

    青帝實力已經展現了,連鵬魔皇也在其面前束手就擒,而青帝實力的來源就是『迷』神殿,別說那些仙帝了,就是龍皇、敖無虛、牛魔皇等人心中都不由有了一絲貪圖之心,幸虧龍皇等人各有所依仗,對『迷』神殿貪圖之心并不大。

    “鵬魔皇、禹皇,果然夠陰險。”秦羽感到情勢有些不妙,只是他現在也沒辦法。

    周圍聚集的帝級高手越來越多了,不少人看向秦羽目光都透著貪婪殺意,這使得秦羽心中愈加憤怒。秦羽冰冷的目光狠狠朝那些人掃了過去,心中暗道:

    “你們這群貪婪的家伙,最好別惹我,惹火了我,我直接在姜瀾界中苦修個數千年,將九轉暗金身直接修煉到第九層,到時候……與我為敵者,一概殺無赦。”

    秦羽充滿殺意的雙眼倒是讓那群帝級高手一驚。

    他們想起了,這秦羽可是和禹皇不相上下的,二級三級,五級六級的仙帝妖帝,想要奪秦羽的『迷』神圖卷根本是送死。那些比較弱小的帝級高手們不由藏起心中的貪婪,只是他們也有準備,一旦秦羽虎落平陽,他們一樣會出手爭奪。

    “哼。”秦羽冷哼一聲。

    這仙魔妖界,有時候就是需要強勢一點,不惹自己就算了,如果誰想來殺人奪寶,自己也不能太心慈手軟了。

    “諸位。”青帝淡笑道,“我有如今成就,的確和那『迷』神殿有關。”

    青帝此話一出,周圍的人都看向了青帝,而秦羽卻眉頭一皺。

    “只是我得到的那件寶物,實際上并不是神器。甚至于使得我停留在八級仙帝,苦修數千萬年才大功告成。如若不是那寶物,如今我早到了神界。有得必有失啊。”

    青帝朗聲說著,“好了諸位,宴席都準備好,諸位還是先隨我一同去月牙灣吧。”

    “好,諸位赴宴吧。”松石仙帝也笑『吟』『吟』說道。

    “我們就不去了,告辭。”禹皇忽然說道,玄帝也站在禹皇身旁。

    青帝只是微笑著點頭。

    “池青,我也告辭了。”鵬魔皇也是一拱手,隨后鵬魔皇、禹皇等一群人便極速飛走了。

    月牙灣,一處空曠的庭院中擺放著過百張桌子,其中秦羽三兄弟便圍坐在角落的一張桌子。

    秦羽、侯費、黑羽三兄弟在一個桌上,這桌上就他們三人,周圍更是被秦羽布置下禁制,聲音不傳出去。侯費和黑羽雖然被秦羽收入姜瀾界,可是剛才發生的事情已經被他們知道了。

    “情況就是這樣,我們以后的日子估計更難過了,你們說說吧,該怎么處理。”秦羽將剛才事情詳詳細細地說了出來,也將三兄弟所處的情況說明了。

    “真他丫的麻煩,誰想來奪『迷』神圖卷,直接殺了就是。打不過就躲,我三兄弟怕什么?”侯費滿臉怒氣。

    黑羽也一臉陰沉:“大哥,想殺我們的人,不必手軟了。”

    秦羽點頭。

    秦羽明白,自從鵬魔皇將那些都說出去,那么多帝級高手知道,估計整個仙魔妖界大半帝級高手都會知道整個事情,他們很可能面臨圍殺。

    “呵呵……”秦羽忽然笑了,舉杯喝完,“小黑,費費,不必太在意這些,我們好好修煉,安心享受生活。那些人守規矩就罷,如果他們想殺我們奪『迷』神圖卷,我們總不能束。”

    秦羽意思很明顯。

    “好了,我們先離開吧。”秦羽忽然站了起來。

    三兄弟一站起來,其他正在談笑著的帝級高手們不約而同地朝秦羽三兄弟看來,秦羽淡淡掃了一眼,三兄弟便直接朝最前面一桌走了過去,那一桌是青帝、龍皇、倪皇、大猿皇等一群人。

    “青帝前輩,諸位,我們三兄弟還有事情就先離開了。”秦羽拱手說道。

    青帝看了秦羽三兄弟一眼,隨后微笑著點頭:“那就不遠送了,秦羽,我還會在月牙灣逗留半年時間,你如果要來可以在這段時間內找我,至于半年后……要見我,估計就要神界再見了。”

    隨后秦羽三兄弟便在一群帝級高手注視下離開了月牙灣。

    一顆荒蕪的星球上,突兀的出現唯一一個人影,正是秦羽。

    秦羽正獨自一人施展著大挪移,以極限的速度朝青火星域流嵐星趕去。如果三兄弟一同前進,目標大,很容易泄『露』身份,還是秦羽獨自一人前進安全些。

    半月左右,秦羽便從月牙灣趕到了青火星域流嵐星。

    流嵐星五柳宮內。

    秦羽、侯費、黑羽、白靈等一群人正聚集在一起。

    “費費、小黑。”秦羽囑托道,“這流嵐星還算安全,小彤、郭凡他們在這你們也可以放心。我準備進入姜瀾界開始修煉《九轉暗金身》,你們準備干什么呢?”

    秦羽感到自己的實力還是不夠,如果實力真正夠強,誰又敢來惹自己,估計反而怕自己去惹他們吧。

    “大哥,你都要修煉了,我們還敢懶散嗎?”侯費笑嘻嘻道,黑羽也點頭看向秦羽。

    秦羽不由一笑。

    “靈兒,對不起。”黑羽看向身旁的白靈,白靈只是笑著輕輕搖了搖頭,白靈知道以自己的修煉速度,根本跟不上黑羽。估計黑羽飛升神界的時候,她白靈也不可能一同飛升神界了。

    所以白靈便和女兒黑彤在一起了。

    秦羽三兄弟便再次進入姜瀾界中開始靜靜修煉,而白靈、黑彤等人則是在流嵐星中過著安靜的生活。至于秦羽三兄弟下次出關是什么時候,至少現在秦羽三兄弟心中也沒個準。

    飛禽一族核心星球黑烏星,皇城。

    “滾!”

    一揮袖,兩名侍女便被掀飛,鮮血濺在了寢宮外臺階上。

    頭戴金冠,腳踏金靴,身穿金衣的鵬魔皇依舊站在寢宮中:“沒我的命令,你們不用再進這里。”

    “是,陛下。”

    兩個侍女戰戰兢兢地恭聲道,隨后連忙離開了這里,而此刻四個人影出現在寢宮遠處,正遠遠朝寢宮這里觀看。正是敖枯、流圖、禹皇、玄帝四人。

    “敖枯、流圖,宗延兄他是怎么回事?”禹皇詢問道。

    敖枯、流圖盡皆無奈一笑,隨后敖枯解釋道:“陛下這么多年可從沒受過如此大羞辱,這次被青帝如此羞辱,陛下肚子里可一直窩著火呢。”

    “豐禹兄,你們要進來就進來吧,別站在外面。”忽然鵬魔皇轉身,冰冷的眼眸朝這里看來。

    禹皇等人相視一眼,便朝鵬魔皇的寢宮走去。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