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港臺言情小說 » 閃婚老公太兇猛 »  1017.老公太兇猛1015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1017.老公太兇猛1015

小說:閃婚老公太兇猛作者:溫煦依依
返回目錄

    司徒清走到院子門口,點燃一支煙,自從白遲遲懷孕以后,他一直都是躲著她抽煙的。

    白遲遲站在大廳的窗子前面看著司徒清的背影,那一絲絲煙霧從他的頭頂上散開來。

    最近的日子他實在是很辛苦,忙著為公益游樂園的事情,公司還有很多其他的業務需要處理,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白遲遲心想,等他手頭上的事情順了以后就好了,到時候有公司的員工們跟進,司徒清就會輕松一些,而且寶寶過了三個月也就穩定了,到時候兩個人還可以一起出去旅游一次。

    院子外面響起汽車的聲音,司徒清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不一會兒就看到他和陳媛一起走了進來。

    白遲遲心里有些不舒服,原來他是假借去院子里抽煙,其實是在等陳媛吧。

    辛小紫也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陳媛都回來了,她一個孕婦還在外面干什么啊。

    “媛媛你怎么了?”司徒清帶著陳媛回到了房子里,只見陳媛低著頭好像在哭似的,司徒清很著急的問。

    白遲遲嚇了一跳,趕緊走過去拉著陳媛的手說:“媛媛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說話啊,到底怎么了?”司徒清急脾氣,沖著陳媛喊。

    白遲遲瞪了司徒清一眼,看著陳媛溫柔的說:“媛媛,怎么回事,你告訴我!”

    “遲遲姐,我,我”陳媛抬頭看了白遲遲和司徒清一眼,淚水撲棱棱的向下滴,可憐巴巴的樣子。

    “這是怎么了,快說!”司徒清叉著腰看著陳媛,濃黑的眉毛緊緊擰在一起。

    平時帶兵打仗的司徒清習慣了說話大聲武氣的,看著陳媛欲說還休的樣子心里毛躁極了。

    白遲遲拍拍陳媛的肩說:“你說吧,別怕,任何事情都有我們給你做主的!”

    “遲遲姐,我,你還是去問小紫姐吧!”陳媛匆匆說完一句話,低著頭就朝著樓上跑去。

    白遲遲和司徒清面面相覷,看來這事還真的跟辛小紫脫不了干系,她對陳媛做什么了?

    “老婆,你看,我就說辛小紫會欺負陳媛吧,你還護著她!”司徒清惱火的對白遲遲說。

    “你只是聽了陳媛一句話而已,到底是怎么回事還得問問小紫才算公平吧?”白遲遲心里雖然也對辛小紫不放心,但是現在究竟發生什么了還沒有弄清楚,也不能妄下結論。

    司徒清一臉不悅地坐在沙發上說:“那就等她回來問問吧,不管怎么樣,弄得媛媛哭著跑回來肯定不會是什么好事!”

    白遲遲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但是卻沒有說出來,她也坐在司徒清旁邊默默的看著大門口。

    兩個人之間突然變得有些沉悶,白遲遲覺得很不適應,為什么辛小紫和陳媛之間的矛盾和不愉快延續到了自己和司徒清的身上了呢?

    “白遲,我回來了,氣死我了!”辛小紫還沒有進門,就聽到她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小紫回來了!”白遲遲站起來,走到門口。

    辛小紫氣呼呼的提著包,一看到白遲遲就沖過來看著她說:“陳媛回來沒有?”

    “你還問,你把陳媛怎么了?弄得她哭哭啼啼的!”司徒清冷冷的看著辛小紫說。

    “我把她怎么了?你怎么不問問她把我怎么了?這個死丫頭,我好心好意的給她介紹一個男朋友,她看不上人家也就算了,還冷嘲熱諷的跟我說話,最后丟下我跑掉了!”辛小紫生氣的說。

    唉,果然是這樣啊,白遲遲心里一涼,看來辛小紫一定是找了一個什么奇葩去氣陳媛。

    “小紫,你給媛媛介紹了一個什么人啊?”白遲遲把辛小紫拖到沙發上坐下,給她倒了一杯水。

    辛小紫看了一眼司徒清說:“一個挺好的男人,是我同學的表弟,在山西做煤礦生意的,很有錢。”

    “哼,做煤礦生意的都是暴發戶。”司徒清不屑的說。

    “暴發戶怎么啦?陳媛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名門之秀!她這個條件能有個大款老公就算是不錯的了!”辛小紫看到司徒清的臉色不好看,心里就更加火大了。

    白遲遲趕緊勸她說:“你別生氣啊,既然你說人還不錯,那怎么媛媛會氣哭了呢?”

    “她心高氣傲唄,看不上人家!哼,我看這也是受到清的影響,你看看我才剛說了人家是做煤礦生意,你老公的樣子就馬上變得不可一世,瞧不起人來!”辛小紫不滿的看著司徒清說。

    “這跟清有什么關系,小紫你別株連九族嘛!”白遲遲不愿意讓司徒清跟辛小紫又產生新的矛盾,趕緊打岔道。

    司徒清長出一口氣道:“小紫,我看到媛媛哭著回來就知道你給她介紹的不是什么好男人,這跟是否做煤礦生意沒有什么關系。”

    白遲遲著急的想要攔著司徒清,可是卻沒有來得及。

    果然辛小紫一下就站起來,看著司徒清冷笑著說:“我給她介紹的不是好男人,對啊,她心里就只有你是好男人!司徒清,我看你對陳媛也是百般的遷就疼愛,你要是再這樣繼續下去,我看她誰都不想嫁了!”

    “辛小紫,你在胡說什么!”司徒清的聲音一下就提高了,眼睛里面有著怒火。

    白遲遲一會看看這個,一會看看那個,急得愁容滿面,手心手背都是肉,要說什么才好呢。

    “哼,白遲,你看到了吧,你老公就是因為長期這個樣子才縱容得陳媛不知道天高地厚,還真的以為自己是嬌滴滴的司徒家小姐呢!”辛小紫嘴巴本來就厲害,這下更是抓住司徒清的一句話不松手了。

    “懶得跟你說,真不知道整天在想些什么!”司徒清一個大男人,總不至于跟辛小紫吵架,所以也轉身要走。

    “你走什么,去安慰陳媛嗎?”辛小紫挑釁的說。

    司徒清站住了腳步,沒有回頭,只是看到他的背微微的顫抖了一下,想必應該很生氣。

    “小紫,別說了!”白遲遲拉著辛小紫,不讓她再激怒司徒清,天知道,這個男人現在已經忍耐了許多。

    看著司徒清獨自上樓的背影,辛小紫氣呼呼的站在那里喘著氣,情緒真的很激動。

    白遲遲擔心辛小紫肚子里的寶寶,拿著水杯送到她的嘴邊說:“好了,你喝口水吧!何苦呢,這樣大動干戈的!”

    “我這不是為了你嗎!你看看司徒清,護著陳媛那個鬼樣子!”辛小紫咕嘟咕嘟的喝完了一杯水。

    白遲遲嘆了一口氣說:“你就是這樣,我都不覺得有什么不妥,你緊張個什么勁兒啊?”

    “就是因為你遲鈍,我才著急的!陳媛絕對有問題,我告訴你,她背著你的時候跟我說話的口氣神態都不一樣,這丫頭主意大得很,不像表面上那么單純!”辛小紫看著白遲遲,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樣子。

    “能有什么主意,她一個孤女,想著要找一個好一點的依靠,所以不肯輕易就答應跟人交往,也是謹慎而已,哪里像你說的那樣復雜!”白遲遲心疼辛小紫這么維護自己,但是也覺得她小題大做了。

    辛小紫搖著頭嘆氣:“我要說你什么好啊!”

    “話又說回來,你介紹的那個煤礦老板肯定不是什么高富帥,我還不了解你?”白遲遲忍不住輕輕笑了起來。

    辛小紫也被她的表情逗樂了,低聲的說:“對,就是個土肥圓,但是真的有錢!”

    “你啊,我就知道你沒有安什么好心!”白遲遲嘆息著說。

    辛小紫眼一瞪,看著白遲遲:“喂,你不是吧,怎么這么看我!那個人雖然樣子不怎么樣,但是經濟條件真的不錯,陳媛如果務實一點的話,嫁給他就是老板娘,也可以過上富足的生活!”

    “現在的女孩,除了追求經濟寬裕,也喜歡白馬王子的嘛!”白遲遲覺得辛小紫確實不應該給陳媛找一個暴發戶。

    接觸了這么長的時間,白遲遲知道陳媛心氣還是很高的,而且她自身的能力也很強,如果不是出身貧寒,說不定早就成了一個可以獨擋一面的女強人。

    現在辛小紫找一個土肥圓的暴發戶給她,某些方面來說,確實是對陳媛的一種羞辱。

    “切,現在的女孩比起我們可聰明多了,人家只要找個可靠有錢的老公就很滿足了,不知道陳媛怎么想的!”辛小紫放下水杯,心情好了一些。

    “我求你了,你以后別再給陳媛介紹什么男朋友了,免得你自己也跟著生氣,弄得清也不愉快。”白遲遲雙手合十對辛小紫說。

    辛小紫看著自己的手指甲,漫不經心的說:“行啊,不介紹了,隨她去惦記你的司徒清!”

    “又在胡說了,她哪里有!再說了,清有那么容易被引誘嗎?我這么一個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在他身邊,他也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了!”白遲遲自信的說。

    辛小紫打量著她,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笑著說:“喂,你以為你現在還是黃花大閨女啊,你都成了孩兒他娘了!”

    “就算是,我也是司徒清孩兒他娘,他別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干什么勾當,放心吧!”白遲遲一挺胸,驕傲的說。

    辛小紫看著她,笑著搖了搖頭。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