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都市言情小說 »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  V33 小鳳凰來了,二更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V33 小鳳凰來了,二更

小說:天才兒子腹黑娘親作者:北藤
返回目錄

    “不夠!本座遠遠沒有耍夠!本座要看著你對本座低頭臣服,本座要將你的自尊狠狠踩在腳下,讓你清楚地知道,這個云族,到底誰才是真正的領袖,誰才是云族第一人!”宗主的眼底爆射出寒栗的光芒,嗜殺之氣愈來越濃烈,此刻的她憎恨的不僅僅是云溪,更是將對云萱的恨,轉嫁到了云溪的身上。

    這么多年了,她身在高位,卻依舊常常被人拿來與云萱相比較。每當此時,她都會憤怒,會自卑,因為就算她已經坐上云族第一的位置,在云族之人的心中,她永遠都比不上云萱。就算云萱被扣上了禁忌一族的帽子,她依舊是云族曾經的傳奇,她永遠都比不上。

    云溪對她的違逆和反抗,讓她下意識地覺得,在云溪的心里,她是不如云萱的。所以,她才會如此在意,才會如此看云溪不順眼。

    “本座現在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你到底是磕頭還是不磕?”

    云溪看著她的手指又浸入了女兒的穴位幾分,她心神大亂,出聲阻止道:“住手!我磕,我磕頭行了吧?”

    砰砰砰!

    三記響亮的響頭,云溪的額頭重重著地,每一下,她都想象成她是在用自己的額頭撞擊她的仇敵。

    三記響頭,這是她的恥辱啊!

    從前她對宗主沒有那么深的恨意,然而此刻,她在自己心里重重地幾下了一筆。

    這是宗主帶給她的恥辱,早晚有一天,她一定會還給她!

    “才只是三下嗎?太少了!本座不滿意!”宗主得寸進尺,步步威逼。

    云溪垂著頭顱,深呼吸著,狠狠地壓抑下自己滿腔的怒意,她對著地面又狠狠磕了三記響頭。

    云幻殿的眾高手們圍觀著,看到這里,心生不忍。

    宗主實在是太過分了!拿一個孩子做文章,本就是無恥之舉,現在還一再地折辱孩子的母親,她這樣的行為,堪佩云族宗主的身份嗎?

    “宗主,云溪姑娘已經下跪磕頭了,您就放了她的孩子吧!孩子是無辜的,我們身為習武之人,再怎么殺戮,也不能對一個孩子下手!”

    “是啊,宗主!您這樣的做法,未免有違宗主的身份,請您適可而止吧!”

    “……”

    有幾名膽大的高手站出來,相勸道。

    他們是一片好心,想要幫云溪和她的孩子一把,卻不想是好心辦了壞事。他們的話,不但沒有幫到云溪,反而更加刺激到了宗主。

    “你們說本座不配成為宗主?你們覺得本座很殘忍是嗎?”宗主的眼神陰鷙,兇狠地看著那幾名高手,吃人的眼神,帶著可怕的殺氣。

    “宗主……”幾名高手對上宗主的眼神,立即就感覺到了凌遲之痛,下一刻,可怕的氣勁自宗主的眼中傳射過來,劃過幾人的眼球,幾人的眼睛頓時廢了,痛得他們蜷身哭嚎。

    其他的高手們大驚失色,本來還想站出來說話的幾人,齊齊退了回去。宗主這會兒是要大開殺戒了,他們哪里還敢在這當口相勸?

    九姑姑、水龜巨獸、玄翼和黃金巨龍等獸寵看到這一幕,一個個心里不是滋味,跟主人契約,所以它們更能體會到主人此刻內心的痛楚。

    “小宛,多行不義必自斃!”宗主的懷中,云萱開口說道。

    小小的臉盤上,有紅色的光忽隱忽現。

    宗主沒有察覺到,她冷眼掃過那幾名眼睛被廢的高手,冷哼一聲,最后視線落在了伏地而跪的云溪身上。只見她攥緊了雙拳,伏著身子,額頭貼地,整個人就這么緊繃地保持著這個動作,看不清她的神色,卻可以想象她此刻心底有多委屈和不甘。

    宗主揚長而笑,這下她終于滿意了。

    她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整個云族,沒有人可以違逆她,沒有人可以超越她。她要誰人生,要誰人活,全憑她的旨意!只有她可以決定別人的人生,其他人休想駕馭到她的頭頂上。

    笑聲到了一半,懷中突然發生了異樣,一團火熱的溫度在她懷里炸開了!不對,也不能說是炸開了,是她指尖、掌心所接觸到的女童的身體突然之間變作了一團火球,灼熱得驚人,像是火山爆發,逼得她不得不暫時松開了自己的手。

    短短的間隙,云萱縱身一跳,逃離了宗主的懷抱。

    這輕輕的一跳,便是一躍數丈!

    只可惜啊,小月牙的身子太過弱小,又沒有習武的根基,她縱然武藝高強,也無法發揮。

    跳至半空后,小身子就開始往下墜落。

    云溪抬頭,看到這突然的變故,連忙飛身去半空中接人。

    宗主反應過來,冷嗤一聲,也飛身去奪人。

    四目相接,云溪和宗主二人的眼神在半空中對撞,二人同時出掌,擊向對方。

    氣浪沖撞,將原本已經快要降落的小月牙,重新彈飛了上去。

    云溪和宗主二人齊齊抬首,望向天空,千鈞一發,小月牙到底花落誰家,就看這一戰了!

    宗主勾唇,冷笑漣漣,志在必得。

    云溪眉頭緊蹙,視線被從額頭處磕破而淌下的血液所模糊。

    小月牙,別害怕,娘親在這里!

    二人的身影幾乎是同一時刻跳躍而起,啪啪啪啪啪,二人的掌力相擊,相互牽至,一路攀升。

    實力的差距,讓云溪的身上連續中了幾掌,一下比一下狠辣。她卻沒有任何的遲疑和退縮,繼續迎擊而上。

    “想跟本座爭?去死吧!”又是一記掌力襲來,比起之前的幾掌更為狠厲,云溪的胸前中掌,一口氣提不上來,整個人跌了下去。

    “小月牙!”云溪仰頭,無力地看著女兒即將落入宗主之手,她恨極了自己的無能。

    突然間,天空中劃破了一道金色的光芒,一只金色的小鳳凰破空而至,滑翔的姿態,從小月牙的身下滑過,載著小月牙偏離了宗主的掌握,逃竄而去!

    “小鳳鳳!好樣的!保護好小月牙!”云溪喜出望外,好不吝惜地對著小鳳凰一番夸贊,小家伙雖然不靠譜,關鍵時刻卻是非常靠譜。

    這是它第二次勇救小主人了!

    小鳳凰聽到云溪的夸贊,來不及去細細地品味,宗主的魔爪已經接近了,它撲扇著翅膀,飛也似地逃竄。

    “哇呀呀,不要再追我了!”

    “可惡!”宗主赤紅著雙目,盯著小鳳凰,又氣又惱。即將到手的東西,被這不速之客給截下了,可偏偏看似沒什么能耐的小鳳凰,飛行的速度卻非常驚人,她已經提速到了巔峰,也沒能追上它,真真是將她氣死了!

    “你給本座停下!”

    “不要!你會殺了我的!”小鳳凰一邊逃竄,一邊用嫩嫩的聲音回道。

    “你不停下,本座照樣會殺了你!”宗主失去了耐性,開始推出掌力,對著小鳳凰狂轟猛襲。

    小鳳凰一驚,開始到處亂飛,漫天都是它留下的曲線飛行痕跡:“壞人,別打我!不許傷害小月牙!”

    一人一寵,在天空中飛來飛去,你追我逐,激烈萬分。

    云溪捂著胸口的傷處,舉頭看著天空中的戰況,暫作歇息。

    遠處,有悠遠飄渺的聲音飄了過來,打斷了這滑稽的一幕:“堂堂云族宗主,竟是如此一副模樣,你太令本座失望了。”

    聲音還在極遠的地方,人已到了眼前。

    宗主一驚,看到來人是他,她落了地,連忙調整氣息,不再去追趕小鳳凰,而是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

    紫妖的身影在半空中幾個閃現,截住了小鳳凰的去路,將載在它背上的小月牙抱了過來。

    小鳳凰當場迷茫了,不知道到底該不該信任他,可是看到宗主對紫妖一臉的畏懼和警惕,小鳳凰還是決定將小主人暫時交給他,至少目前來看,好像也只有他能鎮住壞人宗主了!

    紫妖低頭,撫摸著小月牙烏黑的頭發,惹來小月牙一臉的嫌棄。不過眼前形勢來看,似乎也只有他這里是最安全的了,她不得不暫時忍氣吞聲,為了自己也好,為了這個孩子也好。

    紫妖不去看宗主此刻的神情,他冷酷的聲音道:“本座本以為你可以成為我的對手,現在本座連想與你一戰的欲望都沒有了。你的性命,就留給我們北辰家族的**人來取吧!”

    在他的身后,赫連紫風和二掌柜匆忙而至,氣還沒有喘勻,赫連紫風抬眼看到了宗主——他的殺母仇人!

    恨意一觸即發,向外噴泄。

    赫連紫風怒視著宗主,握劍的手,一寸寸攥緊。

    宗主的視線偏轉,注意到了赫連紫風,她明白過來,紫妖口中的北辰家族**人到底是誰了。

    “就憑他?他還不配跟本座動手!”宗主冷冷一笑,她知道,紫妖若是想要取她性命,她多半是性命不保了。可偏偏紫妖自負高傲得很,不愿意親手殺人,而他口中所說的這位北辰家族**人,在她看來,實力還不如云溪。想要戰勝他,綽綽有余!

    赫連紫風目光驟冷,迸射出兩道精光,他手上的劍輕輕一松動,就要動手。

    紫妖掃了他一眼,抬手,阻止了他。

    “他現在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不過,本座會讓他在最短的時間內擁有相應的實力,讓他親自找你報殺母之仇!本座不想再看到你出現在本座的眼前。”

    宗主眼睛一瞇,輕笑了聲,顯然是不信赫連紫風的武功修為能在短時間內超越她,等到他有能力上班了,也不知是幾十年、幾百年之后的事情了,不足為懼!

    “不能放過她!養虎為患,后患無窮!”云溪站出來道,此時正是殺了宗主的最好時機,錯過了這個機會,下一次就不知要等到什么時候了。

    紫妖輕輕瞥了她一眼,低笑道:“她現在是本座的獵物,本座想怎么處置她就怎么處置她,有本事,你自己擒住了她試試?”

    一句話,堵得云溪死死的。

    她若是有能力可以擒住宗主,她不就早這么干了嗎?

    紫妖輕笑聲,繼續說道:“我們北辰家族不日就要重出江湖,你們云族是我北辰家族的最大對手,本座如何能讓你云族內部一團和氣、攜手并進呢?”

    原來如此!

    還以為他突然轉了性,已然忘記了他的雄圖霸業,卻原來他留下宗主的性命是另有他用,為的就是要讓云族內部繼續斗下去、繼續內耗下去。到時候他們北辰家族一旦崛起,云族就不能再壓制他們了。

    心底驀地生出了一片寒意,不止云溪心里有如此感受,宗主和云萱心里也是感慨萬千。

    她們斗得再兇狠,說到底都是云族的人。想起這些日子以來,她們之間的爭斗,給云族帶來的傷亡,三人不由地自我反省。

    “主子英明!”二掌柜灰暗的心,忽然被烈日普照,一洗陰霾。他還以為主子這幾日跟云族的兩個女人相處久了,已經忘記了宏圖霸業,原來主人沒有忘,不僅沒有忘,還自有一番算計和主張。

    太好了!不枉他和大哥二人苦心經營這么多年,等待著主子的回歸,為的就是希望能有一日可以將他們兄弟倆的才華和儲存的資源全部貢獻出來,助主子實現宏圖霸業!

    與他激動的心情迥然相反,云溪忍不住破口咒罵:“卑鄙!”

    “溪兒,你的額頭怎么破了?”赫連紫風注意到了云溪額頭處的傷勢,踱步過來,關切道。

    “還不是被她給害的!”云溪咬牙切齒,卻不愿意將這屈辱之事重提了。

    赫連紫風目光微冷,瞪向了宗主,在她的賬上又記了一筆!

    宗主的眼神飄忽著,確定紫妖是真的無意要殺她,她心中大喜。看來今日是無法再繼續留在云幻殿了,心中雖有不甘,不過沒關系,來日方長,一旦她回到了云族內宗,她照樣可以風生水起,卷土重來!

    她就不信紫妖會一直罩著她們!

    趁著眾人不注意,她悄然飛身溜走。

    云溪一直都盯著她,看到她要逃,她沖著九姑姑高喊了聲:“九姑姑,攔住她!”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